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极品家丁

极品家丁
更新时间:2021-09-21
年轻的销售经理---林晚荣,和公司的女上司到泰山旅游时意外坠崖,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成为萧家大宅里一名光荣的家丁。林三依靠自己的智慧,打下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!从振兴萧家为起点,灭白莲,轰圣坊,斗砚秋,戏康宁,金陵赛诗会,山东救官银,气煞玉德仙坊老院主,智护萧家大院萧夫人,奇袭突厥皇宫,活捉突厥小可汗,拯救苗族人民。凡此种种,不一而是。林三壮举多如牛毛,贤妻良母真心相待,真可谓人生赢家是也。全书叙事不拘一格(拘了一格就不是三哥了!),有言:欲知三哥风采如何,且观禹岩家丁风流!. 在后山转来转去,却一直没有找到仙儿为她娘亲结庐守墓的地方,心里正在想着是不是老皇帝忽悠自己,却见远远的半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架空穿越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188
  • 本月点击:188
  • 本周点击:188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禹岩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五三三章 我们回家更新时间:2021-09-21

. 在后山转来转去,却一直没有找到仙儿为她娘亲结庐守墓的地方,心里正在想着是不是老皇帝忽悠自己,却见远远的半山腰处,袅袅青烟随风升起,看的甚是分明。他心里一喜,脚步加快了许多,直往青烟升起处奔去。 离着还有几十丈的距离,便见一大片的竹林茂盛清翠,颗颗的竹笋刚刚冒出头来,长势旺盛。竹林里搭着一座小屋,全是空竹制成,甚是轻巧简便。想起在杭州城外龙泉村见到的情形,仙儿的娘亲性喜翠竹,仙儿定然在这里没错了。 他往前走了两步,轻轻唤道:“仙儿,仙儿――”竹林空旷,寂静无声,无人应答。 走到竹屋前,轻轻推了推竹门,吱呀一声轻响,大门打开,只见屋内摆着一桌两椅,一张绣床,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屋里收拾的干净整洁,一尘不染,还点着一抹上好的檀香,阵阵幽香传来,叫人心旷神怡。这么高雅的地方,一定是仙儿为了纪念娘亲特意收拾的,林晚荣点点头,在屋内巡视了一番,却没有见到仙儿的影子。 屋内犹有余香,说明这里一定有人居住,只是不知道这丫头到哪儿去了。他出了门来,继续向林里面走去,行进了片刻功夫,就听一阵清脆的淙淙流水声传入耳膜,眼前现出一条清澈浅显的小小溪流,竟是从山上流下。 溯流而上,首先映入眼帘的,便是一座藓苔遍地的青冢,正依偎在溪流泉边、竹林之侧。一个浑身缟素的身影,背对着自己跪在地上,香肩轻轻颤抖,似是正在哭泣,她身边处,方才燃过的火纸犹有余温。 “仙儿――”他轻轻唤了一声。那跪在地上的女子闻言一颤,急忙转过身来,一张素丽的脸庞出现在眼前,秀美的细眉,清澈的眼神,微微蠕动的樱桃小嘴,颊边沾染着晶莹的泪珠,不是仙儿还有谁来? “相公――”仙儿凄厉的娇呼一声,飞一般的投进他怀里,紧紧抱住他有力的身膀,失声痛哭起来。 “哭吧,哭吧。”林晚荣轻轻拍着她的肩膀,心里满是怜爱:“哭出来就好了。” 仙儿倒在他怀里,香肩一阵阵的颤抖,哭得似乎要断过了气去,哗哗的泪水,湿透了他胸前的衣襟。 林晚荣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唉的一声轻叹。明明是国色天香、身份尊贵的大华公主,却偏偏亲眼目睹了一幕人伦惨剧,与父亲反目成仇。一个人在外面颠沛流离这么多年,这其中的辛苦心酸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,真是苦了这丫头。说起来,安姐姐和仙儿的经历真的很相像,都是一样的漂泊天涯、四处为家,难怪她们师徒两人关系如此之亲切,竟差点超过了她老公我。 “咦,怎么还有一条小溪?”林晚荣在仙儿耳边轻轻言道,语气中甚是诧异。 秦仙儿抬头四处望了一眼,美丽的大眼睛已经哭得红肿起来,抽泣着道:“相公,你说什么,什么小溪?” 林晚荣笑着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,将她脸颊上的泪珠缓缓擦去:“你要再哭下去,别说是小溪,就连长江黄河,也要多出几条了。” 秦仙儿秀脸一红,哼了一声,忽地从他怀里脱出来,嘟着嘴偏过头去,轻轻言道:“你到这里来做什么,怎么不去找你的青旋?”...

更新时间:2021-09-21

 . 在后山转来转去,却一直没有找到仙儿为她娘亲结庐守墓的地方,心里正在想着是不是老皇帝忽悠自己,却见远远的半山腰处,袅袅青烟随风升起,看的甚是分明。他心里一喜,脚步加快了许多,直往青烟升起处奔去。 离着还有几十丈的距离,便见一大片的竹林茂盛清翠,颗颗的竹笋刚刚冒出头来,长势旺盛。竹林里搭着一座小屋,全是空竹制成,甚是轻巧简便。想起在杭州城外龙泉村见到的情形,仙儿的娘亲性喜翠竹,仙儿定然在这里没错了。 他往前走了两步,轻轻唤道:“仙儿,仙儿――”竹林空旷,寂静无声,无人应答。 走到竹屋前,轻轻推了推竹门,吱呀一声轻响,大门打开,只见屋内摆着一桌两椅,一张绣床,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屋里收拾的干净整洁,一尘不染,还点着一抹上好的檀香,阵阵幽香传来,叫人心旷神怡。这么高雅的地方,一定是仙儿为了纪念娘亲特意收拾的,林晚荣点点头,在屋内巡视了一番,却没有见到仙儿的影子。 屋内犹有余香,说明这里一定有人居住,只是不知道这丫头到哪儿去了。他出了门来,继续向林里面走去,行进了片刻功夫,就听一阵清脆的淙淙流水声传入耳膜,眼前现出一条清澈浅显的小小溪流,竟是从山上流下。 溯流而上,首先映入眼帘的,便是一座藓苔遍地的青冢,正依偎在溪流泉边、竹林之侧。一个浑身缟素的身影,背对着自己跪在地上,香肩轻轻颤抖,似是正在哭泣,她身边处,方才燃过的火纸犹有余温。 “仙儿――”他轻轻唤了一声。那跪在地上的女子闻言一颤,急忙转过身来,一张素丽的脸庞出现在眼前,秀美的细眉,清澈的眼神,微微蠕动的樱桃小嘴,颊边沾染着晶莹的泪珠,不是仙儿还有谁来? “相公――”仙儿凄厉的娇呼一声,飞一般的投进他怀里,紧紧抱住他有力的身膀,失声痛哭起来。 “哭吧,哭吧。”林晚荣轻轻拍着她的肩膀,心里满是怜爱:“哭出来就好了。” 仙儿倒在他怀里,香肩一阵阵的颤抖,哭得似乎要断过了气去,哗哗的泪水,湿透了他胸前的衣襟。 林晚荣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唉的一声轻叹。明明是国色天香、身份尊贵的大华公主,却偏偏亲眼目睹了一幕人伦惨剧,与父亲反目成仇。一个人在外面颠沛流离这么多年,这其中的辛苦心酸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,真是苦了这丫头。说起来,安姐姐和仙儿的经历真的很相像,都是一样的漂泊天涯、四处为家,难怪她们师徒两人关系如此之亲切,竟差点超过了她老公我。 “咦,怎么还有一条小溪?”林晚荣在仙儿耳边轻轻言道,语气中甚是诧异。 秦仙儿抬头四处望了一眼,美丽的大眼睛已经哭得红肿起来,抽泣着道:“相公,你说什么,什么小溪?” 林晚荣笑着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,将她脸颊上的泪珠缓缓擦去:“你要再哭下去,别说是小溪,就连长江黄河,也要多出几条了。” 秦仙儿秀脸一红,哼了一声,忽地从他怀里脱出来,嘟着嘴偏过头去,轻轻言道:“你到这里来做什么,怎么不去找你的青旋?”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