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庆余年

庆余年
更新时间:2021-08-01
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,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,所以取名为:庆余年--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。年轻的病人,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,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成为未来庆国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。修行无名功诀,踏足京都官场,继承庞大商团……范闲,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纸衣,纸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泪的芥末,芥末下面是甜得发腻的奶油,奶油下面是苦涩无比的毒药壳,壳的中间却有那么一抹亮光……人都是复杂的, 对于庆国的百姓来说,看到的是他金光闪闪的外衣,对于范闲的敌人来说,看到的却是这层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。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,留余庆,留余庆,忽遇恩人;幸娘亲,幸娘亲,积得阴功。劝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架空穿越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704
  • 本月点击:704
  • 本周点击:704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猫腻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庆庙一日游更新时间:2021-08-01

第八十一章事败 天宝五年秋,少年皇帝在密信里答应远在北方冰天雪地里的上杉虎:“朕会将肖恩换回国来。”所以一代名将上杉虎舍了经营十数年的北方要塞,只带着亲兵营与谭武回了上京,因为他相信,天子无戏言。 结果肖恩换回国了,皇帝却不肯放他出来,因为皇帝想知道肖恩的那个秘密。 同时太后却想要肖恩死,因为苦荷不想肖恩的那个秘密被任何一个人知道。 因为锦衣卫盯得太紧的缘故,上杉虎在京中并没有强大的助力,但仅仅凭倚他在军中的声望,不论是太后还是皇帝,都必须给他几分薄面,而不敢『逼』之太甚。这种局面,想来是北齐皇宫十分不想看见的,所以能够寻找到一个削弱上杉虎实力或者声望的机会,他们必须要掌握住。 比如今天。 沈重望着马车旁的谭武,知道经此一事,就算不能给上杉虎定罪,但只要抓住了上杉虎这位当年的亲卫,相信上杉虎在军中的声望也会遭受到致命的打击,与南庆勾结,这种罪名是任何一位军人都难以承受的。 便在此时,谭武却偏了偏头,张开双唇骂了一句:“***南庆人。” 沈重微微一笑说道:“先前那声巨响,本官倒是清楚的狠,除了南庆监察院三处能整出这些花梢玩意儿,还能有谁?南庆人帮助谭将军劫囚,这事儿可是定了的。” 没料到谭武竟是理也不理他,只是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九名属下,大帅的亲卫营是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,今夜已经死了不少,如果不是南庆人背信弃义,自己一定能够带领众人逃出生天。 他回头望向沈重。忽然长身一礼道:“请沈重大人传句话。” “什么话?”沈重并不相『逼』,因为他还存着万一的念头可以抓个活的。 “杀我者……范闲也!” 谭武身为大帅心腹,自然知道这个计划地几个当事方,范闲身为南朝监察院提司,又恰在上京,他在其中扮演的角『色』自然明显。范闲这个名字,从他的嘴里嘶声喊出,充满了不忿与怨毒。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场中数百人的耳中! 高树之上的范闲满脸平静,就像没有听到一般,心里却清楚上杉虎事后一定会明白自己在此事里扮演的不光彩角『色』,更何况谭武临死前还狂吼了这么一声。 话音落处,谭武一翻手腕,刀光如雪由下而上削去,生生将自己的脸颊削掉!刀光再转,自颈上抹过。头颅落地! 紧接着刷刷九声响,竟似同一时间响起,九个头颅被血水冲着离开黑衣人的身体,滚落在了地面上,与谭武地怒目圆睁、血肉模糊、凄惨无***无面头颅滚到了一处。 很奇怪的。沈重并没有阻止他们『自杀』的举动,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一切,半晌后,才轻声说道:“这些都是国之勇士。可惜丧于南庆人的阴谋,诸位,好生厚葬。” 谭武毁面『自杀』之时,高树之上的范闲心脏微微颤了一下,凭借超群的耳力听见沈重的发话,这才知道沈重果然不简单。 所有劫囚地人都已经死了,只有那辆孤伶伶的马车还停留在锦衣卫众的包围之中,大家都知道。锦衣卫的祖宗肖恩,那位早已不复当年之...

更新时间:2021-08-01

 第八十一章事败 天宝五年秋,少年皇帝在密信里答应远在北方冰天雪地里的上杉虎:“朕会将肖恩换回国来。”所以一代名将上杉虎舍了经营十数年的北方要塞,只带着亲兵营与谭武回了上京,因为他相信,天子无戏言。 结果肖恩换回国了,皇帝却不肯放他出来,因为皇帝想知道肖恩的那个秘密。 同时太后却想要肖恩死,因为苦荷不想肖恩的那个秘密被任何一个人知道。 因为锦衣卫盯得太紧的缘故,上杉虎在京中并没有强大的助力,但仅仅凭倚他在军中的声望,不论是太后还是皇帝,都必须给他几分薄面,而不敢『逼』之太甚。这种局面,想来是北齐皇宫十分不想看见的,所以能够寻找到一个削弱上杉虎实力或者声望的机会,他们必须要掌握住。 比如今天。 沈重望着马车旁的谭武,知道经此一事,就算不能给上杉虎定罪,但只要抓住了上杉虎这位当年的亲卫,相信上杉虎在军中的声望也会遭受到致命的打击,与南庆勾结,这种罪名是任何一位军人都难以承受的。 便在此时,谭武却偏了偏头,张开双唇骂了一句:“***南庆人。” 沈重微微一笑说道:“先前那声巨响,本官倒是清楚的狠,除了南庆监察院三处能整出这些花梢玩意儿,还能有谁?南庆人帮助谭将军劫囚,这事儿可是定了的。” 没料到谭武竟是理也不理他,只是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九名属下,大帅的亲卫营是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,今夜已经死了不少,如果不是南庆人背信弃义,自己一定能够带领众人逃出生天。 他回头望向沈重。忽然长身一礼道:“请沈重大人传句话。” “什么话?”沈重并不相『逼』,因为他还存着万一的念头可以抓个活的。 “杀我者……范闲也!” 谭武身为大帅心腹,自然知道这个计划地几个当事方,范闲身为南朝监察院提司,又恰在上京,他在其中扮演的角『色』自然明显。范闲这个名字,从他的嘴里嘶声喊出,充满了不忿与怨毒。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场中数百人的耳中! 高树之上的范闲满脸平静,就像没有听到一般,心里却清楚上杉虎事后一定会明白自己在此事里扮演的不光彩角『色』,更何况谭武临死前还狂吼了这么一声。 话音落处,谭武一翻手腕,刀光如雪由下而上削去,生生将自己的脸颊削掉!刀光再转,自颈上抹过。头颅落地! 紧接着刷刷九声响,竟似同一时间响起,九个头颅被血水冲着离开黑衣人的身体,滚落在了地面上,与谭武地怒目圆睁、血肉模糊、凄惨无***无面头颅滚到了一处。 很奇怪的。沈重并没有阻止他们『自杀』的举动,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一切,半晌后,才轻声说道:“这些都是国之勇士。可惜丧于南庆人的阴谋,诸位,好生厚葬。” 谭武毁面『自杀』之时,高树之上的范闲心脏微微颤了一下,凭借超群的耳力听见沈重的发话,这才知道沈重果然不简单。 所有劫囚地人都已经死了,只有那辆孤伶伶的马车还停留在锦衣卫众的包围之中,大家都知道。锦衣卫的祖宗肖恩,那位早已不复当年之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