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庆余年

庆余年
更新时间:2021-09-21
因为故事发生在庆国,而那位病人很奢侈地拥有了多出来的一截生命,所以取名为:庆余年--很有乡土气息的名字。年轻的病人,因为一次毫不意外的经历,重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成为未来庆国伯爵府一个并不光彩的私生子。修行无名功诀,踏足京都官场,继承庞大商团……范闲,包裹在他最外面的是一层金光闪闪的纸衣,纸衣下面是非常刺眼使人流泪的芥末,芥末下面是甜得发腻的奶油,奶油下面是苦涩无比的毒药壳,壳的中间却有那么一抹亮光……人都是复杂的, 对于庆国的百姓来说,看到的是他金光闪闪的外衣,对于范闲的敌人来说,看到的却是这层外衣下面辛辣的芥末。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,留余庆,留余庆,忽遇恩人;幸娘亲,幸娘亲,积得阴功。劝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架空穿越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730
  • 本月点击:730
  • 本周点击:730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猫腻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庆庙一日游更新时间:2021-09-21

第七十一章猜出花儿来也就是那样 深夜的皇宫之中,一片凶险的安宁。 听着皇后的话,太子险些一跤跌坐到地上,满脸的震惊,吃吃呓呓道:“母亲,您在胡说些什么?” 皇后脸上的神『色』变幻不定,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后轻声说道:“范闲,是你父皇与叶家妖女生出来的孽种。” 东宫太子连连摇头,怎样也不能接受这个突发的状况,头摇的太久甚至有些晕了,才无神地坐回床边,讷讷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” 一想到自己居然有一个弟弟自幼流落在民间,太子便感觉人生真的很奇妙,更何况这位弟弟还时常在京中能够见到,名声比自己这个太子还要大,手中的……权力似乎比自己也不会小。 他下意识地跳了起来,也许是自我安慰,也许是自我减压,呵呵傻笑道:“原来本宫还有这么一位弟弟。” 皇后像看痴呆儿一样地看着自己的儿子。 太子面上一热,窘迫之余压低声音吼道:“那又如何?本宫与他交情向来不错,更何况他出身不正,总是不能入宫,对我又构不成什么威胁。” “对殿下您构不成威胁?” 皇后冷笑说道:“你不要忘记,他的母亲之死,与你这可怜的母后脱不了关系,难道你以为他会眼睁睁看着你坐上皇位?就算他有这等度量不来报仇,难道他就不怕你登基之后,再来对付他?” “范闲,就算为了自保,也不可能让你登基。”皇后的声音,就像是宫殿里催命的符咒,“所以乾儿。你要做好准备。当然,这么要害的消息,你可不能随处说去,最紧要不能让宫里你那几个兄弟知道范闲的身世,不然万一老大***他们几个……” 太子明白母后的意思,声音变得有些飘忽:“难怪外面一直传范闲是叶家后人,父皇却始终没有拿出处治的法子,原来……其中另有隐情。不过母后,如果父皇依然如以往一般宠着他,他又有范家和陈院长撑腰,孩儿也不好轻易动他。” 皇后地丹凤眼里透着冰寒的味道:“如今自然不能动他,咱们的力量太弱,这宫里没人肯帮咱们,所以你先虚与委蛇着,但你可千万别信。你这个野路子弟弟,会对你存什么好心思。熬着吧,打今天起,你就老老实实地熬着,什么多余的事情也别做……春闱案后。你说的对,什么权力,都不如你父皇的喜爱来的要紧,只要皇上依然信任你。范闲他也不敢动什么。咱们熬到将来……总会有法子的。” 太子默然无语,心中对于母后地想法却有些不以为然。 天亮了。 在粥铺里继续说范府叶家八卦的人们在继续着,监视着百官动向的监察院一处在警惕着,范府满门上下在惶恐之余假装镇定着。皇帝在头痛,太后也在头痛,范尚书提早来到户部衙门,面『色』如昨,谈笑风生。并无异样。陈萍萍没有回陈园,留在了监察院,用那双有些昏浊的双眼注视着京都发生的一切。 街上传来刷刷的扫地声,范闲按费先生的方子在按时服『药』,手里拿着那本无名功诀发呆,上卷他早就已经练完了,下卷却是一直没有寻到法子,尤其是眼下真气全散。经脉千疮百孔的情况下。...

更新时间:2021-09-21

 第七十一章猜出花儿来也就是那样 深夜的皇宫之中,一片凶险的安宁。 听着皇后的话,太子险些一跤跌坐到地上,满脸的震惊,吃吃呓呓道:“母亲,您在胡说些什么?” 皇后脸上的神『色』变幻不定,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后轻声说道:“范闲,是你父皇与叶家妖女生出来的孽种。” 东宫太子连连摇头,怎样也不能接受这个突发的状况,头摇的太久甚至有些晕了,才无神地坐回床边,讷讷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” 一想到自己居然有一个弟弟自幼流落在民间,太子便感觉人生真的很奇妙,更何况这位弟弟还时常在京中能够见到,名声比自己这个太子还要大,手中的……权力似乎比自己也不会小。 他下意识地跳了起来,也许是自我安慰,也许是自我减压,呵呵傻笑道:“原来本宫还有这么一位弟弟。” 皇后像看痴呆儿一样地看着自己的儿子。 太子面上一热,窘迫之余压低声音吼道:“那又如何?本宫与他交情向来不错,更何况他出身不正,总是不能入宫,对我又构不成什么威胁。” “对殿下您构不成威胁?” 皇后冷笑说道:“你不要忘记,他的母亲之死,与你这可怜的母后脱不了关系,难道你以为他会眼睁睁看着你坐上皇位?就算他有这等度量不来报仇,难道他就不怕你登基之后,再来对付他?” “范闲,就算为了自保,也不可能让你登基。”皇后的声音,就像是宫殿里催命的符咒,“所以乾儿。你要做好准备。当然,这么要害的消息,你可不能随处说去,最紧要不能让宫里你那几个兄弟知道范闲的身世,不然万一老大***他们几个……” 太子明白母后的意思,声音变得有些飘忽:“难怪外面一直传范闲是叶家后人,父皇却始终没有拿出处治的法子,原来……其中另有隐情。不过母后,如果父皇依然如以往一般宠着他,他又有范家和陈院长撑腰,孩儿也不好轻易动他。” 皇后地丹凤眼里透着冰寒的味道:“如今自然不能动他,咱们的力量太弱,这宫里没人肯帮咱们,所以你先虚与委蛇着,但你可千万别信。你这个野路子弟弟,会对你存什么好心思。熬着吧,打今天起,你就老老实实地熬着,什么多余的事情也别做……春闱案后。你说的对,什么权力,都不如你父皇的喜爱来的要紧,只要皇上依然信任你。范闲他也不敢动什么。咱们熬到将来……总会有法子的。” 太子默然无语,心中对于母后地想法却有些不以为然。 天亮了。 在粥铺里继续说范府叶家八卦的人们在继续着,监视着百官动向的监察院一处在警惕着,范府满门上下在惶恐之余假装镇定着。皇帝在头痛,太后也在头痛,范尚书提早来到户部衙门,面『色』如昨,谈笑风生。并无异样。陈萍萍没有回陈园,留在了监察院,用那双有些昏浊的双眼注视着京都发生的一切。 街上传来刷刷的扫地声,范闲按费先生的方子在按时服『药』,手里拿着那本无名功诀发呆,上卷他早就已经练完了,下卷却是一直没有寻到法子,尤其是眼下真气全散。经脉千疮百孔的情况下。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