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尘心入炬

尘心入炬
更新时间:2021-09-20
【【2019云起华语文学征文大赛】参赛作品】世间多有苦厄,有人从尘埃里爬出,满身苍夷,身卑不忘忧民,楚越尘悬壶济世,楚归鸳斩尽恶邪,逆天而来,祈众生盛平。 淌过八千里云泽,踏行三十座荒芜,挣脱一世枷锁,终在这道门槛前,生命的起源鞭长莫及,遥遥无期。红色石林,笼罩在黑色的深潭,浅银色的星光浮现其轮廓,广袤的荒芜里,只有死寂的气息。 地上横七竖八的即将燃尽的火把,风一过便熄灭了,死亡的气息迅速爬满地上的尸首,冰冷侵入血肉,鲜活不再,生命消陨,一场遥远无期的逃亡,临了终点。这一刻,大漠也沉默,空间定格成静止。 檀乐懵圈的看向楚归鸳,那个女人杀心骤然,所过之处,片甲不留,半刻之后,他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东方玄幻
  • 授权状态: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356
  • 本月点击:356
  • 本周点击:356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温暖的尘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失陷青钥关更新时间:2021-09-20

红色石林,笼罩在黑色的深潭,浅银色的星光浮现其轮廓,广袤的荒芜里,只有死寂的气息。 地上横七竖八的即将燃尽的火把,风一过便熄灭了,死亡的气息迅速爬满地上的尸首,冰冷侵入血肉,鲜活不再,生命消陨,一场遥远无期的逃亡,临了终点。这一刻,大漠也沉默,空间定格成静止。 檀乐懵圈的看向楚归鸳,那个女人杀心骤然,所过之处,片甲不留,半刻之后,他们将永远回不了家。他的兄弟接连倒下,他眼中冒起怒火,不可抑制。 一名瘦削的男人坠地,满面血痕,浓稠的血液从咽喉喷出,恐惧在眼神里慢慢涣散。 “檀乐大公,你们走,我截后。”四五名忠勇的战士挡住楚归鸳,一副舍身忘死的壮慨。 他们义无反顾的冲杀过去,霎时,鲜活的生命变成了残缺的尸骨,檀乐悲恸的闭上眼睛。 脑海里一个声音支配着楚归鸳,诛恶徒。 楚越尘一个翻身跳到她身前,伸开双臂,微微摇头,悲悯的劝道:“他们都是无辜之人,只要答应放了霍白亦,大可和谐共处。” “他们罪孽深重,不值得同情。”楚归鸳狠狠的看过去,吼道,“让开,我不想对你动手。” 檀乐大公那边,剩下的六十余人胆颤心惊,楚归鸳进一步,他们慌张退一步,绝望而无助。 在银色星光下,红色石林显得诡秘莫测,几声驼铃,悠远寂寥。 “你忘了来镜湖的初衷吗?世间本就混乱而悲苦,你如此大开杀戒,与穷凶恶徒有什么区别?” 楚归鸳步履轻率,那一身红衣在星光下光彩夺目,宛如美丽的恶魔,她轻松的避开楚越尘,看也不看,径直朝檀乐而去。 “他们的存在,就是阻拦澜州盛平的最大障碍,该杀,一次仁慈就会酿成悲剧。”救世是初衷,她不敢忘,此刻就是在履行诺言。 “不可,救一千***不能弥补杀一人的过错,他们还没到罪不可赦的地步,既是尘世人,应该给他们机会。”楚越尘一把拉住楚归鸳的手。 “你们知错能改吗?”一群人使劲点头,眼巴巴看着楚归鸳,随后意识到什么,辩驳道:“我们没有错,改什么改?” “看吧,这就是你极力袒护的恶徒,他们永远不懂忏悔。”楚归鸳嘲笑道,他的无知让人叹惋,她会顺从心意,该杀便杀,该刮便刮。 楚归鸳轻轻挥掌,楚越尘飞出一丈之外,狼狈的摔在尘沙之间。她微微侧目,言辞狠戾地警告:“老实呆着,别给我添乱。” 随后身影一闪,右手扼住一名男子咽喉,推着他飞速前进,指间聚力:“该死。” 男子来不及讨饶,被一招摔在了山石上,如软泥般滚了几圈,没了呼吸。迎面扑来三人,她一脚横扫,飞沙走石,顷刻绝息。 同伴一个接一个倒下,等,只会坐以待毙,为了苟活,即使鱼死网破,也要拼命,近十人举刀而起,喝声掩饰了心中的恐惧。 手起,刀落,声止,只是一瞬,便偃旗息鼓,近十人就这般消陨,面对强大对手,连挣扎也显得多余。 “兄弟们,我檀乐不会抛弃你们。”阴知以卵击石,檀乐还是选择与同伴们一起战斗,他一脚踹开雪莽青藤...

更新时间:2021-09-20

 红色石林,笼罩在黑色的深潭,浅银色的星光浮现其轮廓,广袤的荒芜里,只有死寂的气息。 地上横七竖八的即将燃尽的火把,风一过便熄灭了,死亡的气息迅速爬满地上的尸首,冰冷侵入血肉,鲜活不再,生命消陨,一场遥远无期的逃亡,临了终点。这一刻,大漠也沉默,空间定格成静止。 檀乐懵圈的看向楚归鸳,那个女人杀心骤然,所过之处,片甲不留,半刻之后,他们将永远回不了家。他的兄弟接连倒下,他眼中冒起怒火,不可抑制。 一名瘦削的男人坠地,满面血痕,浓稠的血液从咽喉喷出,恐惧在眼神里慢慢涣散。 “檀乐大公,你们走,我截后。”四五名忠勇的战士挡住楚归鸳,一副舍身忘死的壮慨。 他们义无反顾的冲杀过去,霎时,鲜活的生命变成了残缺的尸骨,檀乐悲恸的闭上眼睛。 脑海里一个声音支配着楚归鸳,诛恶徒。 楚越尘一个翻身跳到她身前,伸开双臂,微微摇头,悲悯的劝道:“他们都是无辜之人,只要答应放了霍白亦,大可和谐共处。” “他们罪孽深重,不值得同情。”楚归鸳狠狠的看过去,吼道,“让开,我不想对你动手。” 檀乐大公那边,剩下的六十余人胆颤心惊,楚归鸳进一步,他们慌张退一步,绝望而无助。 在银色星光下,红色石林显得诡秘莫测,几声驼铃,悠远寂寥。 “你忘了来镜湖的初衷吗?世间本就混乱而悲苦,你如此大开杀戒,与穷凶恶徒有什么区别?” 楚归鸳步履轻率,那一身红衣在星光下光彩夺目,宛如美丽的恶魔,她轻松的避开楚越尘,看也不看,径直朝檀乐而去。 “他们的存在,就是阻拦澜州盛平的最大障碍,该杀,一次仁慈就会酿成悲剧。”救世是初衷,她不敢忘,此刻就是在履行诺言。 “不可,救一千***不能弥补杀一人的过错,他们还没到罪不可赦的地步,既是尘世人,应该给他们机会。”楚越尘一把拉住楚归鸳的手。 “你们知错能改吗?”一群人使劲点头,眼巴巴看着楚归鸳,随后意识到什么,辩驳道:“我们没有错,改什么改?” “看吧,这就是你极力袒护的恶徒,他们永远不懂忏悔。”楚归鸳嘲笑道,他的无知让人叹惋,她会顺从心意,该杀便杀,该刮便刮。 楚归鸳轻轻挥掌,楚越尘飞出一丈之外,狼狈的摔在尘沙之间。她微微侧目,言辞狠戾地警告:“老实呆着,别给我添乱。” 随后身影一闪,右手扼住一名男子咽喉,推着他飞速前进,指间聚力:“该死。” 男子来不及讨饶,被一招摔在了山石上,如软泥般滚了几圈,没了呼吸。迎面扑来三人,她一脚横扫,飞沙走石,顷刻绝息。 同伴一个接一个倒下,等,只会坐以待毙,为了苟活,即使鱼死网破,也要拼命,近十人举刀而起,喝声掩饰了心中的恐惧。 手起,刀落,声止,只是一瞬,便偃旗息鼓,近十人就这般消陨,面对强大对手,连挣扎也显得多余。 “兄弟们,我檀乐不会抛弃你们。”阴知以卵击石,檀乐还是选择与同伴们一起战斗,他一脚踹开雪莽青藤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