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玉度众生

玉度众生
更新时间:2021-09-20
躲过诛十族,绑定千年玉,诸般业障谁堪忍,一图搅动天下争,方觉只想回现代,不料玉佩却说:“想回去?先过我这关!”徐坤话音才落,黄奎几人立刻将刀架到三人脖子上,反绑起来。 “徐坤,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大王,不给你面子,你连个屁都不算!巴掌大的小岛,小屁孩过家家的玩意,也敢称孤道寡,妄想建国,我看你臆想症害得不轻,是得去大明找个像样的大夫好好瞧瞧!”方君右道。 “开口闭口称孤道寡,原来是个喜欢偷听的无耻小人。”方觉道。 “在孤的地盘上,怎能算偷听呢?”徐坤道。 “大王才说过,拿下吴季贵重重有赏,如今却过河拆桥,不怕人心尽失吗?”方君左道。 徐坤露出阴鸷的笑容,道:“从古至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未来世界
  • 授权状态: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132
  • 本月点击:132
  • 本周点击:132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翥山剑老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起灭无常 第三十三章 血本更新时间:2021-09-20

徐坤话音才落,黄奎几人立刻将刀架到三人脖子上,反绑起来。 “徐坤,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大王,不给你面子,你连个屁都不算!巴掌大的小岛,小屁孩过家家的玩意,也敢称孤道寡,妄想建国,我看你臆想症害得不轻,是得去大明找个像样的大夫好好瞧瞧!”方君右道。 “开口闭口称孤道寡,原来是个喜欢偷听的无耻小人。”方觉道。 “在孤的地盘上,怎能算偷听呢?”徐坤道。 “大王才说过,拿下吴季贵重重有赏,如今却过河拆桥,不怕人心尽失吗?”方君左道。 徐坤露出阴鸷的笑容,道:“从古至今,哪个王者不曾过河拆桥?死你们三个,总好过我神螺岛再遭灭顶之灾。” “说的好,我们三个外人算得了什么,你连自己老母和亲弟弟都能痛下杀手,真***的一派王者风范!”方觉道。 “母亲和弟弟均为自缢而死,你休要血口喷人!”徐坤道。 “早不上吊,晚不上吊,偏偏在开战前一大早上吊,谁在自杀前还能踏踏实实先睡个大觉!”方觉道,“这一战没有十足的把握,所以你提前清除了政敌,这点猫腻谁看不明白?!” “反贼就是反贼,专于造谣蛊惑人心!”徐坤道。 “***!先帝是太祖嫡传的大明正统,我们守节不降是为大明尽忠,他朱棣才是反贼!”方君右道。 “大明朝又不姓徐,谁是正统,谁是反贼,与孤何干?谁能封孤为王,为神螺岛抵御***,孤便认谁为正统!”徐坤。 “当初逼宫之时,口口声声立嫡以长,如今却是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可笑至极!”方君左道。 “胜者为王败者寇,你们争赢了又如何?还不是沦为阶下囚,将来在史书中还不是要背上反贼之名!”徐坤道。 “黄奎,太平本是将军定,不许将军见白头。你帮他做了这些见不得人的事,他不会放过你的,你替自己想想吧!”方觉道。 “黄奎,孤可有命你加害废王妃和二王子?”徐坤道。 黄奎看了看徐坤,又看了看方觉,满眼闪烁着为难,突然翻转刀口,抹了脖子。 方觉心想学什么不好,学扶苏干什么! “死无对证了,看你们还如何诬蔑本王!”徐坤摆摆手,示意手下将三人带下去。 “慢着!”孟孤阳跑了过来,道:“大王,你为什么要抓他们?” “小丫头,请原谅我之前没有告诉你,我们是朝廷钦犯,他要拿我们当贡品,去求皇帝册封。”方觉道。 徐坤背对孟孤阳,道:“把她拉下去!” 孟孤阳挣开拉她的人,道:“大王若要如此,请将我一并抓了!” “你跟着方觉,后半生只能东躲西藏!”徐坤道,“听话,我这可是为你好!” “夫妻一体,我既然愿意嫁给他,便生死不悔!”孟孤阳道。 “孤难道还比不上一个亡命之徒?!”徐坤道。 “鬼才看得***这样的无耻小人!你就是个小丑,孤儿,***!”方觉道。 “叔叔说的不对!他连自己亲娘都不放过,简直***不如!”方君右道。 徐坤恼羞成怒,拔剑砍向方觉,底下...

更新时间:2021-09-20

 徐坤话音才落,黄奎几人立刻将刀架到三人脖子上,反绑起来。 “徐坤,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大王,不给你面子,你连个屁都不算!巴掌大的小岛,小屁孩过家家的玩意,也敢称孤道寡,妄想建国,我看你臆想症害得不轻,是得去大明找个像样的大夫好好瞧瞧!”方君右道。 “开口闭口称孤道寡,原来是个喜欢偷听的无耻小人。”方觉道。 “在孤的地盘上,怎能算偷听呢?”徐坤道。 “大王才说过,拿下吴季贵重重有赏,如今却过河拆桥,不怕人心尽失吗?”方君左道。 徐坤露出阴鸷的笑容,道:“从古至今,哪个王者不曾过河拆桥?死你们三个,总好过我神螺岛再遭灭顶之灾。” “说的好,我们三个外人算得了什么,你连自己老母和亲弟弟都能痛下杀手,真***的一派王者风范!”方觉道。 “母亲和弟弟均为自缢而死,你休要血口喷人!”徐坤道。 “早不上吊,晚不上吊,偏偏在开战前一大早上吊,谁在自杀前还能踏踏实实先睡个大觉!”方觉道,“这一战没有十足的把握,所以你提前清除了政敌,这点猫腻谁看不明白?!” “反贼就是反贼,专于造谣蛊惑人心!”徐坤道。 “***!先帝是太祖嫡传的大明正统,我们守节不降是为大明尽忠,他朱棣才是反贼!”方君右道。 “大明朝又不姓徐,谁是正统,谁是反贼,与孤何干?谁能封孤为王,为神螺岛抵御***,孤便认谁为正统!”徐坤。 “当初逼宫之时,口口声声立嫡以长,如今却是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可笑至极!”方君左道。 “胜者为王败者寇,你们争赢了又如何?还不是沦为阶下囚,将来在史书中还不是要背上反贼之名!”徐坤道。 “黄奎,太平本是将军定,不许将军见白头。你帮他做了这些见不得人的事,他不会放过你的,你替自己想想吧!”方觉道。 “黄奎,孤可有命你加害废王妃和二王子?”徐坤道。 黄奎看了看徐坤,又看了看方觉,满眼闪烁着为难,突然翻转刀口,抹了脖子。 方觉心想学什么不好,学扶苏干什么! “死无对证了,看你们还如何诬蔑本王!”徐坤摆摆手,示意手下将三人带下去。 “慢着!”孟孤阳跑了过来,道:“大王,你为什么要抓他们?” “小丫头,请原谅我之前没有告诉你,我们是朝廷钦犯,他要拿我们当贡品,去求皇帝册封。”方觉道。 徐坤背对孟孤阳,道:“把她拉下去!” 孟孤阳挣开拉她的人,道:“大王若要如此,请将我一并抓了!” “你跟着方觉,后半生只能东躲西藏!”徐坤道,“听话,我这可是为你好!” “夫妻一体,我既然愿意嫁给他,便生死不悔!”孟孤阳道。 “孤难道还比不上一个亡命之徒?!”徐坤道。 “鬼才看得***这样的无耻小人!你就是个小丑,孤儿,***!”方觉道。 “叔叔说的不对!他连自己亲娘都不放过,简直***不如!”方君右道。 徐坤恼羞成怒,拔剑砍向方觉,底下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