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女生小说 > 闺宁

闺宁

闺宁
更新时间:2020-09-17
闺宁最新章节列:小说《闺宁》意迟迟/著,闺宁全文阅读谢姝宁死了。同幼子一道死在了阳春三月里。可是眼一睁,她却回到了随母初次入京之时。天上细雪纷飞,路上白雪皑皑。年幼的她白白胖胖像只馒头,被前世郁郁而终的母亲和早夭的兄长,一左一右护在中间。身下马车摇摇晃晃,载着他们往她昔日噩梦驶去……然而这一次,人生会不会变得不同?...   她这话问得突然,云詹先生不由愣了一愣。  谢姝宁也不追问,只低头看书,将书页翻开,找到了平郊这一块的地图,仔细打量着。  窗外的风轻轻吹拂,屋子里无人说话,只有书页翻动的响声尤在耳畔。云詹先生回过神来,朗声笑道:“罗山盛产黄金,众所周知。这京都一带,却并不是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女生小说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316
  • 本月点击:316
  • 本周点击:316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意迟迟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番外 长相思思更新时间:2020-09-17

  她这话问得突然,云詹先生不由愣了一愣。  谢姝宁也不追问,只低头看书,将书页翻开,找到了平郊这一块的地图,仔细打量着。  窗外的风轻轻吹拂,屋子里无人说话,只有书页翻动的响声尤在耳畔。云詹先生回过神来,朗声笑道:“罗山盛产黄金,众所周知。这京都一带,却并不是盛产金子的地方。何况,金子较之银、铜一类的,本就更加罕有。京都连后两者都鲜少,更不必说金子了。”  他截然否决了谢姝宁的问题。  谢姝宁眉头微蹙,纤细的手指卡在翻开的书册中,抬起头来看向他,“那以师父的意思来看,京都根本就不该有金矿?”  云詹先生是位知无不尽的好老师,他并不在意谢姝宁为何突然问起这个问题,也不在意她为何要问。谢姝宁既然问了,那他就细细解释了一番。毕竟,史书上翻一翻,往前数千年,京都可都是有人住着的。若真有什么金矿,还不被人给发现了?  再者,观望京都地形,也的确不像是能产金的。  然而解释到最后,云詹先生自个儿僵住了,剩下的话,就这样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,出不去也咽不下。  静谧了片刻,谢姝宁觉察出不对劲,疑惑地唤他:“师父?”  云詹先生这才惶惶惊醒,捋一把下巴上蓄的胡子,他喊了句“你等等”,便扑到了不远处的那堆书上,开始找起东西来。  “嘎嘎——嘎嘎嘎——”  屋外的小河上慢慢地游过一群鸭子,粗噶地叫唤着,逐渐远去。  谢姝宁盯着外头看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脆响,她慌忙回过头去,却见原本搁在桌上的紫砂茶壶不知怎地被摔到了地上,里头已经凉了的茶水洒了一地。蜿蜒四散开去。她沿着桌腿往上瞧,一直看到了云詹先生尴尬的面上。  云詹先生手捧一本泛黄的书,站在桌子边上,一脸无措。  茶壶被他给碰倒了。碎成了几瓣,再不能用。  这只紫砂茶壶,是特地养过许久的,是谢姝宁早前花大价钱买了来孝敬他的。因知道他爱紫砂,谢姝宁搜罗了很多地方才找到了这只紫砂壶。  如今却被云詹自己给打碎了,他又尴尬又心疼,愈发手足无措起来。  谢姝宁就忙道:“碎碎平安,是个好兆头!”话毕,又准备扬声唤图兰进来收拾碎片,却被云詹先生摇摇手给阻了。  “先不忙这个!”云詹先生越过碎片。大步往谢姝宁这边走,一边将手中的书翻得“哗哗”作响。  走近了,他便将手中的书在谢姝宁面前摊开,指着图上的一块隆起道:“你瞧这儿。”等谢姝宁看清了,他便又去将谢姝宁翻开的图志抓了过来。将两本书摆在一块,“你再看这!”  云詹先生神色激动,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谢姝宁便也跟着一道激动起来。  她连忙低头,便见两幅图虽然并不相同,可仔细看仍能发现这是同一个地方。只是一处隆起,一处平坦些。个别细节处,不一致而已。  谢姝宁看着看着,恍然大悟般道:“师父怀疑,这里有金矿?”  “如今尚不能肯定。”云詹先生摇了摇头,将两本书合放在了一块,“但这块地方。肯定有所古怪。”  谢姝宁点头应是。  两幅图上绘的都是平郊,但绘制时间不同,所呈现出的图也就不同。  ...

更新时间:2020-09-17

   她这话问得突然,云詹先生不由愣了一愣。  谢姝宁也不追问,只低头看书,将书页翻开,找到了平郊这一块的地图,仔细打量着。  窗外的风轻轻吹拂,屋子里无人说话,只有书页翻动的响声尤在耳畔。云詹先生回过神来,朗声笑道:“罗山盛产黄金,众所周知。这京都一带,却并不是盛产金子的地方。何况,金子较之银、铜一类的,本就更加罕有。京都连后两者都鲜少,更不必说金子了。”  他截然否决了谢姝宁的问题。  谢姝宁眉头微蹙,纤细的手指卡在翻开的书册中,抬起头来看向他,“那以师父的意思来看,京都根本就不该有金矿?”  云詹先生是位知无不尽的好老师,他并不在意谢姝宁为何突然问起这个问题,也不在意她为何要问。谢姝宁既然问了,那他就细细解释了一番。毕竟,史书上翻一翻,往前数千年,京都可都是有人住着的。若真有什么金矿,还不被人给发现了?  再者,观望京都地形,也的确不像是能产金的。  然而解释到最后,云詹先生自个儿僵住了,剩下的话,就这样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,出不去也咽不下。  静谧了片刻,谢姝宁觉察出不对劲,疑惑地唤他:“师父?”  云詹先生这才惶惶惊醒,捋一把下巴上蓄的胡子,他喊了句“你等等”,便扑到了不远处的那堆书上,开始找起东西来。  “嘎嘎——嘎嘎嘎——”  屋外的小河上慢慢地游过一群鸭子,粗噶地叫唤着,逐渐远去。  谢姝宁盯着外头看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脆响,她慌忙回过头去,却见原本搁在桌上的紫砂茶壶不知怎地被摔到了地上,里头已经凉了的茶水洒了一地。蜿蜒四散开去。她沿着桌腿往上瞧,一直看到了云詹先生尴尬的面上。  云詹先生手捧一本泛黄的书,站在桌子边上,一脸无措。  茶壶被他给碰倒了。碎成了几瓣,再不能用。  这只紫砂茶壶,是特地养过许久的,是谢姝宁早前花大价钱买了来孝敬他的。因知道他爱紫砂,谢姝宁搜罗了很多地方才找到了这只紫砂壶。  如今却被云詹自己给打碎了,他又尴尬又心疼,愈发手足无措起来。  谢姝宁就忙道:“碎碎平安,是个好兆头!”话毕,又准备扬声唤图兰进来收拾碎片,却被云詹先生摇摇手给阻了。  “先不忙这个!”云詹先生越过碎片。大步往谢姝宁这边走,一边将手中的书翻得“哗哗”作响。  走近了,他便将手中的书在谢姝宁面前摊开,指着图上的一块隆起道:“你瞧这儿。”等谢姝宁看清了,他便又去将谢姝宁翻开的图志抓了过来。将两本书摆在一块,“你再看这!”  云詹先生神色激动,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谢姝宁便也跟着一道激动起来。  她连忙低头,便见两幅图虽然并不相同,可仔细看仍能发现这是同一个地方。只是一处隆起,一处平坦些。个别细节处,不一致而已。  谢姝宁看着看着,恍然大悟般道:“师父怀疑,这里有金矿?”  “如今尚不能肯定。”云詹先生摇了摇头,将两本书合放在了一块,“但这块地方。肯定有所古怪。”  谢姝宁点头应是。  两幅图上绘的都是平郊,但绘制时间不同,所呈现出的图也就不同。  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