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历史传记 > 帝师

帝师

帝师
更新时间:2021-09-21
荀子弟子刘宣,被齐湣王打断双腿。机缘之下,刘宣得到战国名将廉颇相助,从而踏上了复仇之路。和庄子坐而论剑、助乐毅破灭齐国、与蔺相如完璧归赵、扶田单执掌齐国、助李牧大破匈奴,收秦始皇为弟子,看一代帝师强势崛起。教师是份高尚的职业,帝师则是高危职业。尤其当学生是某个爱玩的皇帝,陪读是锦衣卫指挥使,端茶倒水的是东、西两厂厂公,另有内阁三学士、六部尚书轮班旁听,一众御史言官虎视眈眈,随时准备撸袖子“以礼服人”,压力当真是非同一般。站在文华殿的讲台上,杨瓒无语望天,目光明媚而忧伤。苍天在上,真心穿错了,求重穿!淘宝预售:弘治十八年农历三月庚子,殿试日。有了复试的经验,客栈中的贡士均早早起身,书童也不慌不乱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历史传记
  • 授权状态:没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928
  • 本月点击:928
  • 本周点击:928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来自远方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172章 番外四更新时间:2021-09-21

弘治十八年农历三月庚子,殿试日。有了复试的经验,客栈中的贡士均早早起身,书童也不慌不乱,准备好热水,找店家要几个馒头热饼,以供老爷们充饥。复试午后便可出宫,殿试却需整整一日,日暮方可离宫。贡院特地遣人通报,除笔墨和表明身份的腰牌外,他物一律不许带入宫门,馒头点心同样不行。若有被查获,后果可大可小。大到不能参加殿试,也只能自认倒霉。来人的口气尤其严厉,无人敢等闲视之。书童端上热饼,杨瓒已净过手面。匆匆用过半个热饼,一盏温茶,提起腰牌和笔墨便要推门下楼。“四郎不再多用些?”巴掌大饼子,四郎竟只用了半个,如何能顶事?殿试需得一日,也不晓得宫里给不给伙食。临到晌午,万一饿了怎么办?“足够了。”杨瓒笑了笑,示意书童不用担心。于他而言,半饱反倒更好,更助于集中精神。见他如此,书童不好多说,只能目送杨瓒出门。比起复试当日,杨瓒早起半个时辰,仍比不上半数贡士。李淳、王忠、程文都在楼下,同另外三两人聚在一处,隐隐形成一个“小团体”。杨瓒刚下木梯,李淳当即招手,道:“杨贤弟。”这一幕似曾相识,杨瓒不免轻笑,仅剩不多的紧张情绪也随之消散。“几位兄长,小弟有礼。”哪怕之前不熟悉,经过一场复试,又有李淳三人在一旁介绍,杨瓒也能同余下之人寒暄几句。这几人出身蓟州,通过程文的关系,方才同王、李两人熟识。对杨瓒的态度不见热络,倒也有几分善意。在场都是胸怀韬略、能说善道之人,杨瓒乐得闭口旁观,非必要绝不插言。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客栈前响起脚步声,是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在清道。贡院遣人来迎,流程同复试大同小异,只是宫门前的盘查更加严格,除了城门卫,羽林卫,更有数名锦衣卫。大红的锦衣,金制和银制的腰牌,十分显眼。候在宫门前,众人早无心交谈。杨瓒立在队中,前方尚有二三十人,行进略显缓慢,不觉有些走神。这时,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杨明经沉稳若定,必是有万分把握?”这谁?借着黎明前的光亮,杨瓒打量说话之人。一身蓝色儒衫,头戴四方平定巾,细眉长目,高鼻阔口,倒也符合时下审美。只是面带讥讽,阴阳怪气,怎么看怎么让人不舒服。斟酌两秒,杨瓒并未直接答言,而是含糊应过,不愿多谈。万不能在殿试前横生枝节,更不能在宫门前惹事,以致留人话柄。此人底细不明,语气不善,还是视而不见的好。未料想,他想大事化小,对方却不肯轻易罢休。“近日里京城传言,杨明经可曾听闻?”“略知一二。”“哦。”该人意味深长的笑了,愈发显得心术不正,目光-鬼-祟,“复试当日,杨明经亲口恭祝谢大才子‘进士及第’,不知在下记错没有?”杨瓒不愿理会,架不住对方喋喋不休。苍蝇不咬人,却着实烦人!转过头仔细打量,终于恍然,此人姓胡,在春闱中排名靠后,同他也没多少交际,难怪看着面生。“原来是胡兄。”杨瓒轻笑,半点不见被冒犯的懊恼。“此乃宫门禁地,胡兄说话之前,仔细思量一番才好。”“怎么,心虚了?”“世间流言繁多,真假难辨。你我不过今科贡士,又非顺天府的判...

更新时间:2021-09-21

 弘治十八年农历三月庚子,殿试日。有了复试的经验,客栈中的贡士均早早起身,书童也不慌不乱,准备好热水,找店家要几个馒头热饼,以供老爷们充饥。复试午后便可出宫,殿试却需整整一日,日暮方可离宫。贡院特地遣人通报,除笔墨和表明身份的腰牌外,他物一律不许带入宫门,馒头点心同样不行。若有被查获,后果可大可小。大到不能参加殿试,也只能自认倒霉。来人的口气尤其严厉,无人敢等闲视之。书童端上热饼,杨瓒已净过手面。匆匆用过半个热饼,一盏温茶,提起腰牌和笔墨便要推门下楼。“四郎不再多用些?”巴掌大饼子,四郎竟只用了半个,如何能顶事?殿试需得一日,也不晓得宫里给不给伙食。临到晌午,万一饿了怎么办?“足够了。”杨瓒笑了笑,示意书童不用担心。于他而言,半饱反倒更好,更助于集中精神。见他如此,书童不好多说,只能目送杨瓒出门。比起复试当日,杨瓒早起半个时辰,仍比不上半数贡士。李淳、王忠、程文都在楼下,同另外三两人聚在一处,隐隐形成一个“小团体”。杨瓒刚下木梯,李淳当即招手,道:“杨贤弟。”这一幕似曾相识,杨瓒不免轻笑,仅剩不多的紧张情绪也随之消散。“几位兄长,小弟有礼。”哪怕之前不熟悉,经过一场复试,又有李淳三人在一旁介绍,杨瓒也能同余下之人寒暄几句。这几人出身蓟州,通过程文的关系,方才同王、李两人熟识。对杨瓒的态度不见热络,倒也有几分善意。在场都是胸怀韬略、能说善道之人,杨瓒乐得闭口旁观,非必要绝不插言。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客栈前响起脚步声,是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在清道。贡院遣人来迎,流程同复试大同小异,只是宫门前的盘查更加严格,除了城门卫,羽林卫,更有数名锦衣卫。大红的锦衣,金制和银制的腰牌,十分显眼。候在宫门前,众人早无心交谈。杨瓒立在队中,前方尚有二三十人,行进略显缓慢,不觉有些走神。这时,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杨明经沉稳若定,必是有万分把握?”这谁?借着黎明前的光亮,杨瓒打量说话之人。一身蓝色儒衫,头戴四方平定巾,细眉长目,高鼻阔口,倒也符合时下审美。只是面带讥讽,阴阳怪气,怎么看怎么让人不舒服。斟酌两秒,杨瓒并未直接答言,而是含糊应过,不愿多谈。万不能在殿试前横生枝节,更不能在宫门前惹事,以致留人话柄。此人底细不明,语气不善,还是视而不见的好。未料想,他想大事化小,对方却不肯轻易罢休。“近日里京城传言,杨明经可曾听闻?”“略知一二。”“哦。”该人意味深长的笑了,愈发显得心术不正,目光-鬼-祟,“复试当日,杨明经亲口恭祝谢大才子‘进士及第’,不知在下记错没有?”杨瓒不愿理会,架不住对方喋喋不休。苍蝇不咬人,却着实烦人!转过头仔细打量,终于恍然,此人姓胡,在春闱中排名靠后,同他也没多少交际,难怪看着面生。“原来是胡兄。”杨瓒轻笑,半点不见被冒犯的懊恼。“此乃宫门禁地,胡兄说话之前,仔细思量一番才好。”“怎么,心虚了?”“世间流言繁多,真假难辨。你我不过今科贡士,又非顺天府的判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