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历史传记 > 帝师

帝师

帝师
更新时间:2021-08-01
荀子弟子刘宣,被齐湣王打断双腿。机缘之下,刘宣得到战国名将廉颇相助,从而踏上了复仇之路。和庄子坐而论剑、助乐毅破灭齐国、与蔺相如完璧归赵、扶田单执掌齐国、助李牧大破匈奴,收秦始皇为弟子,看一代帝师强势崛起。教师是份高尚的职业,帝师则是高危职业。尤其当学生是某个爱玩的皇帝,陪读是锦衣卫指挥使,端茶倒水的是东、西两厂厂公,另有内阁三学士、六部尚书轮班旁听,一众御史言官虎视眈眈,随时准备撸袖子“以礼服人”,压力当真是非同一般。站在文华殿的讲台上,杨瓒无语望天,目光明媚而忧伤。苍天在上,真心穿错了,求重穿!淘宝预售:正德元年十二月,鞑靼南下扰边,密云危急。天子调京卫三千人,以庆平侯世子顾鼎为总兵官,北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历史传记
  • 授权状态:没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507
  • 本月点击:507
  • 本周点击:507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来自远方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第172章 番外四更新时间:2021-08-01

正德元年十二月,鞑靼南下扰边,密云危急。天子调京卫三千人,以庆平侯世子顾鼎为总兵官,北上御敌。都察院佥都御使杨瓒,兵部武库司郎中谢丕,国子监司业顾臣同为监军,并以锦衣卫南镇抚司佥事赵榆为副总兵,司礼监少监谷大用为-监-枪-官,率先驰往兴州后屯卫及营州卫调兵。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同轻车简从的杨瓒一行不同,三千京卫北上,准备粮草伤药,马匹军械,需耗费相当时日。天子心忧-兵-情,催了又催,甚至在早朝上摔了奏疏。“如延误-军-机,尔等同罪!”朱厚照震怒,满朝齐喑。无人敢轻易出声,都是低头垂目,唯恐怒火烧到自己身上。户部兵部火烧眉毛,从尚书侍郎到司务司业,均是不解衣带,忙得脚打后脑勺。到第三日,兵器备足,甲胄发下,马匹大车凑足数目,唯粮草尚欠三成。朱厚照再次发火,兵部还能应对,户部和光禄寺官员实在无法,只能齐声叫苦。陛下,不是臣不努力,实在是国库空虚,填不足数量。“自弘治十六年,南北府州天灾不断,田亩歉收,税粮年年积欠,赈济灾银稻谷无算。今岁夏粮仅收五成,先时发往边塞近百万石,三日凑齐七成已竭尽所能。欲得全部,需调外府存粮。”“哦?”听完户部诉苦,意外的,朱厚照没有生气。淡淡的扫了户部尚书和光禄寺卿两眼,漠然道:“朕知道了。”四个字,轻得几乎听不真切。立在左班最前的三位阁老,同时皱紧眉头。天子这般平静,反倒比愤然作色,咄嗟叱咤更使人惊心。整个早朝,朱厚照一改往日作风,既不不发怒也不喷火。自始至终,冷冰冰的坐在龙椅上,俯视文武两班。闻臣工奏禀,仅是点头摇头,少有出声。事出反常,依天子的性格,绝非轻易妥协之人。户部、兵部、光禄寺官员皆惴惴不安,心怀忐忑。心中仿佛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。英国公微合双眼,心中发沉,似已预感到,天子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。今上有太宗皇帝之志,亦有永乐大帝之风。然而,在张懋眼中,这位少年天子,不经意间流露的气息,更似圣祖高皇帝。张懋没见过朱棣,更没见过朱元璋,但他亲爹是张辅,亲身经历叔侄夺位,靖难之役。战死土木堡之前,张辅亲自教导他九年。从张辅的记忆中,张懋完全可以描绘出开国之威,永乐之盛。也能推测出,圣祖高皇帝和太宗皇帝,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。每提起朱棣,张辅都是敬佩难掩。提到朱元璋,敬佩中,则多出藏不住的恐惧。看到朱厚照的变化,群臣多心中忐忑,未知其意。张懋却有九分肯定,龙椅上那位,已经动了杀心。究竟谁会成为第一个刀下鬼?抬起头,仰望丹陛,张懋心中更沉。正德元年,十二月戊申,杨瓒离京第四日,锦衣卫至刑部开具驾帖,和两厂番子倾巢而出,围住数名户部和光禄寺官员家宅。北镇抚司佥事张铭,身穿大红锦衣,手持驾帖,当先闯入光禄寺右少卿家中。少顷,府内传出叱喝之声。等候已久的校尉力士,登时如虎狼扑入,以刀鞘开路。抓来府中管事,很快寻到府中库房。砸开铜锁,抬出数十箱金银。又在正房内寻到暗室,搜出玉器古玩三箱。发髻散乱的光禄寺右少卿,起初还能破口大骂,句句不离鹰犬...

更新时间:2021-08-01

 正德元年十二月,鞑靼南下扰边,密云危急。天子调京卫三千人,以庆平侯世子顾鼎为总兵官,北上御敌。都察院佥都御使杨瓒,兵部武库司郎中谢丕,国子监司业顾臣同为监军,并以锦衣卫南镇抚司佥事赵榆为副总兵,司礼监少监谷大用为-监-枪-官,率先驰往兴州后屯卫及营州卫调兵。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。同轻车简从的杨瓒一行不同,三千京卫北上,准备粮草伤药,马匹军械,需耗费相当时日。天子心忧-兵-情,催了又催,甚至在早朝上摔了奏疏。“如延误-军-机,尔等同罪!”朱厚照震怒,满朝齐喑。无人敢轻易出声,都是低头垂目,唯恐怒火烧到自己身上。户部兵部火烧眉毛,从尚书侍郎到司务司业,均是不解衣带,忙得脚打后脑勺。到第三日,兵器备足,甲胄发下,马匹大车凑足数目,唯粮草尚欠三成。朱厚照再次发火,兵部还能应对,户部和光禄寺官员实在无法,只能齐声叫苦。陛下,不是臣不努力,实在是国库空虚,填不足数量。“自弘治十六年,南北府州天灾不断,田亩歉收,税粮年年积欠,赈济灾银稻谷无算。今岁夏粮仅收五成,先时发往边塞近百万石,三日凑齐七成已竭尽所能。欲得全部,需调外府存粮。”“哦?”听完户部诉苦,意外的,朱厚照没有生气。淡淡的扫了户部尚书和光禄寺卿两眼,漠然道:“朕知道了。”四个字,轻得几乎听不真切。立在左班最前的三位阁老,同时皱紧眉头。天子这般平静,反倒比愤然作色,咄嗟叱咤更使人惊心。整个早朝,朱厚照一改往日作风,既不不发怒也不喷火。自始至终,冷冰冰的坐在龙椅上,俯视文武两班。闻臣工奏禀,仅是点头摇头,少有出声。事出反常,依天子的性格,绝非轻易妥协之人。户部、兵部、光禄寺官员皆惴惴不安,心怀忐忑。心中仿佛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。英国公微合双眼,心中发沉,似已预感到,天子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。今上有太宗皇帝之志,亦有永乐大帝之风。然而,在张懋眼中,这位少年天子,不经意间流露的气息,更似圣祖高皇帝。张懋没见过朱棣,更没见过朱元璋,但他亲爹是张辅,亲身经历叔侄夺位,靖难之役。战死土木堡之前,张辅亲自教导他九年。从张辅的记忆中,张懋完全可以描绘出开国之威,永乐之盛。也能推测出,圣祖高皇帝和太宗皇帝,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。每提起朱棣,张辅都是敬佩难掩。提到朱元璋,敬佩中,则多出藏不住的恐惧。看到朱厚照的变化,群臣多心中忐忑,未知其意。张懋却有九分肯定,龙椅上那位,已经动了杀心。究竟谁会成为第一个刀下鬼?抬起头,仰望丹陛,张懋心中更沉。正德元年,十二月戊申,杨瓒离京第四日,锦衣卫至刑部开具驾帖,和两厂番子倾巢而出,围住数名户部和光禄寺官员家宅。北镇抚司佥事张铭,身穿大红锦衣,手持驾帖,当先闯入光禄寺右少卿家中。少顷,府内传出叱喝之声。等候已久的校尉力士,登时如虎狼扑入,以刀鞘开路。抓来府中管事,很快寻到府中库房。砸开铜锁,抬出数十箱金银。又在正房内寻到暗室,搜出玉器古玩三箱。发髻散乱的光禄寺右少卿,起初还能破口大骂,句句不离鹰犬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