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天孙降临

天孙降临
更新时间:2020-06-26
尾声第一武将闷不吭声的风破晓,硬着头皮再接下她那不再客套、足以撼动大地的一刀后,自知技不如人的他,为求保已,只好照她的意思拿出看家本事,但刀技更胜他一筹的夜色,却更快地将他压回无法还手的劣势中,且不再手下留情,刀刀都欲致他于死地。   秋意惭淡,清晨的风里寒意令人冷得不禁有些瑟缩。  大清早就出现在艮泽宫前的孔雀,独自在偌大的宫院里来回踱步,不时回头看向殿门处,是否有夜色的身影,但等了好些时侯,仍是未见她出殿。  啾啾鸟语中,一二日复始,但今日天际悬着重重密云,见不着一丝阳光,灰蒙蒙的晨雾也徘徊在四下不肯消散,站在宫门处的宫卫,都被繁唱如歌的鸟声给催得声声入眠了,唯独心事沉重的孔雀,仍在继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异世大陆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665
  • 本月点击:665
  • 本周点击:665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绿痕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尾声 第 一武将更新时间:2020-06-26

  秋意惭淡,清晨的风里寒意令人冷得不禁有些瑟缩。  大清早就出现在艮泽宫前的孔雀,独自在偌大的宫院里来回踱步,不时回头看向殿门处,是否有夜色的身影,但等了好些时侯,仍是未见她出殿。  啾啾鸟语中,一二日复始,但今日天际悬着重重密云,见不着一丝阳光,灰蒙蒙的晨雾也徘徊在四下不肯消散,站在宫门处的宫卫,都被繁唱如歌的鸟声给催得声声入眠了,唯独心事沉重的孔雀,仍在继续一步踱过一步。  半个月前,六器不知在私底下对日月二相说了些什么,二相竟去说服皇帝让六器代替紫荆王出兵海道,让六器派遣大批战船前往东域里的迷海千岛,准备赶在三道找齐天孙,女娲之前,先行夺下海道三岛,再进一步将海皇给寻获。  虽然紫荆王大力反对,但皇帝仍是应允了日月二相所奏,但因为六器不想直接得罪紫荆王,故青圭与玄璜,就改派手下玉笄与玉珩前去东域。  为了这事,压根就不愿他人踏上自己东域地盘的紫荆王,早经恼火地随着玉笄他们赶去东域多时,而不放心此事,更担心紫荆王会不问情面地与玉笄、玉珩杠上的夜色,在紫荆王到了东域后,也随即赶派石中玉借口巡逻迷陀域,在暗地里跟着去探探东域的情况。  当夜色的身影出现在逐渐散去的晨雾中时,孔雀忙不迭地迎上去。  “如何?”  夜色紧敛着黛眉,“他们两人谁都没说实话。”  孔雀没好气地哼了哼,“我就同破浪说日月二相未必会是站在咱们这边。”这下可好,很显然日月二相打算帮着六器来牵制他们了。  但夜色却不这么想,她总觉得,方才在殿上,与一味滔滔不绝找借词推托的日行者相比,犹带一脸睡意的月渡者的脸上,那抹饶有深意的笑容就显得很诡异,仿佛正在暗地里计划些什么,又似想刻意误导他们四域或六器。  这件事愈想愈觉古怪,素来只掌管朝中大事的日月二相,立场一直都算是中立的,从不介入四域与六器之争中,也不会在表面上偏袒哪一方,只是这回,日月二相怎会为了海道而打破素来坚持的原则?  “夜色。”孔雀在她仍在发呆时,伸手推着她提醒。  夜色定眼一看,被她派去探消息的石中玉,正骑着快马,无视宫卫的阻拦策过宫门,她先是以眼向石中玉示意,再与孔雀往艮泽宫的宫墙一跃,决定先返回离火宫再说。  骑着马的石中玉见了,也将手中的缰绳往旁一扯,令马儿跳过庭中的小灌木,穿过小门离开艮泽宫。  站在宫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的日月二相,只是相互交视了一眼,而后各自伸着懒腰再次进殿。  当晚一步赶来的石中玉一踏进离火宫内,等不及想知道情况的孔雀就忙着凑上前问。  “东域有什么消息?”  “慢慢慢……”累得口干舌燥的石中玉,将性急的他给推一边去,并将宫内正端出三碗香茗的下人拦截下来,一口气扫光了三碗茶后,还嫌不够解渴地到处找着还有什么可以喝的。  夜色在他顶着一头大汗到处喊渴时,直接命下人去外头涌泉池里打了桶水,再将那桶水放在石中玉的面前。  “这叫牛饮吧?”站在夜色身旁的孔雀,翻着白眼指着那个提起水桶咕噜猛灌的某人问。  夜色...

更新时间:2020-06-26

   秋意惭淡,清晨的风里寒意令人冷得不禁有些瑟缩。  大清早就出现在艮泽宫前的孔雀,独自在偌大的宫院里来回踱步,不时回头看向殿门处,是否有夜色的身影,但等了好些时侯,仍是未见她出殿。  啾啾鸟语中,一二日复始,但今日天际悬着重重密云,见不着一丝阳光,灰蒙蒙的晨雾也徘徊在四下不肯消散,站在宫门处的宫卫,都被繁唱如歌的鸟声给催得声声入眠了,唯独心事沉重的孔雀,仍在继续一步踱过一步。  半个月前,六器不知在私底下对日月二相说了些什么,二相竟去说服皇帝让六器代替紫荆王出兵海道,让六器派遣大批战船前往东域里的迷海千岛,准备赶在三道找齐天孙,女娲之前,先行夺下海道三岛,再进一步将海皇给寻获。  虽然紫荆王大力反对,但皇帝仍是应允了日月二相所奏,但因为六器不想直接得罪紫荆王,故青圭与玄璜,就改派手下玉笄与玉珩前去东域。  为了这事,压根就不愿他人踏上自己东域地盘的紫荆王,早经恼火地随着玉笄他们赶去东域多时,而不放心此事,更担心紫荆王会不问情面地与玉笄、玉珩杠上的夜色,在紫荆王到了东域后,也随即赶派石中玉借口巡逻迷陀域,在暗地里跟着去探探东域的情况。  当夜色的身影出现在逐渐散去的晨雾中时,孔雀忙不迭地迎上去。  “如何?”  夜色紧敛着黛眉,“他们两人谁都没说实话。”  孔雀没好气地哼了哼,“我就同破浪说日月二相未必会是站在咱们这边。”这下可好,很显然日月二相打算帮着六器来牵制他们了。  但夜色却不这么想,她总觉得,方才在殿上,与一味滔滔不绝找借词推托的日行者相比,犹带一脸睡意的月渡者的脸上,那抹饶有深意的笑容就显得很诡异,仿佛正在暗地里计划些什么,又似想刻意误导他们四域或六器。  这件事愈想愈觉古怪,素来只掌管朝中大事的日月二相,立场一直都算是中立的,从不介入四域与六器之争中,也不会在表面上偏袒哪一方,只是这回,日月二相怎会为了海道而打破素来坚持的原则?  “夜色。”孔雀在她仍在发呆时,伸手推着她提醒。  夜色定眼一看,被她派去探消息的石中玉,正骑着快马,无视宫卫的阻拦策过宫门,她先是以眼向石中玉示意,再与孔雀往艮泽宫的宫墙一跃,决定先返回离火宫再说。  骑着马的石中玉见了,也将手中的缰绳往旁一扯,令马儿跳过庭中的小灌木,穿过小门离开艮泽宫。  站在宫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的日月二相,只是相互交视了一眼,而后各自伸着懒腰再次进殿。  当晚一步赶来的石中玉一踏进离火宫内,等不及想知道情况的孔雀就忙着凑上前问。  “东域有什么消息?”  “慢慢慢……”累得口干舌燥的石中玉,将性急的他给推一边去,并将宫内正端出三碗香茗的下人拦截下来,一口气扫光了三碗茶后,还嫌不够解渴地到处找着还有什么可以喝的。  夜色在他顶着一头大汗到处喊渴时,直接命下人去外头涌泉池里打了桶水,再将那桶水放在石中玉的面前。  “这叫牛饮吧?”站在夜色身旁的孔雀,翻着白眼指着那个提起水桶咕噜猛灌的某人问。  夜色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