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气球压倒帅赵云

气球压倒帅赵云
更新时间:2020-06-28
尾声《总有一日等到你》颜面惨遭被狠杀过来的排球正击,那滋味,冷暖自知。晕眩晕眩晕眩……  直到远际天方露出鱼肚白般的色泽,卵黄的旭日还在云间隐匿,只有几丝澄黄银丝透过稀薄云绸泄射出来,照得晖暗地面逐渐亮起。wwW、qВ⑤、Com  赵云回到他自己的营帐,步伐仿佛千斤沉重。  掀开门幔,帐里几桌上的油烛已燃烬,整室看起来昏昏沉沉。  他的床上瘫仰着一个呈现「大」字状的熟睡皮鞠,嘴巴虽然微微张开,却也当真没发出任何酣呼,一条银亮唾泉自她嘴角蜿蜒,直接没入他的枕面。  一张床榻,还留了半边的位置要给他。  赵云皱皱眉心,心里早已打定主意,大不了几天不合眼休憩,想当年关羽不也为了谨守君臣之礼,通宵达旦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体育竞技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296
  • 本月点击:296
  • 本周点击:296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决明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尾声 到《总有一日等到你》更新时间:2020-06-28

  直到远际天方露出鱼肚白般的色泽,卵黄的旭日还在云间隐匿,只有几丝澄黄银丝透过稀薄云绸泄射出来,照得晖暗地面逐渐亮起。wwW、qВ⑤、Com  赵云回到他自己的营帐,步伐仿佛千斤沉重。  掀开门幔,帐里几桌上的油烛已燃烬,整室看起来昏昏沉沉。  他的床上瘫仰着一个呈现「大」字状的熟睡皮鞠,嘴巴虽然微微张开,却也当真没发出任何酣呼,一条银亮唾泉自她嘴角蜿蜒,直接没入他的枕面。  一张床榻,还留了半边的位置要给他。  赵云皱皱眉心,心里早已打定主意,大不了几天不合眼休憩,想当年关羽不也为了谨守君臣之礼,通宵达旦,秉烛立于户外读《春秋》也绝不悖礼与两位嫂嫂共处一室,他赵云也做得到,等天一亮,他就去找关羽借《春秋》来读它个三天三夜!  「唔……我要吃,对,我要吃……唔唔,还饿……还要……」没合起来的嘴在嘟囔着「饿」,上下唇蠕呀蠕的,像在咀嚼稀世美食,吃得不亦乐乎,连咬在嘴里的东西是他那件薄被也毫无所觉,让他不禁怀疑她会不会早上睡醒,发现将一整条棉被给当米饭吞下肚去了。  「你过来……睡这边……这边……」  赵云以为她醒了,没想到她仍在说梦话,是梦到他,所以赶忙要让出床位,还不忘伸手在空位置上的枕边拍了拍。  他开始觉得她嘴里嚷着要吃要吃的东西,很可能不是他所以为的食物,而是——他?  「也许,我明天一大早不该去向云长借《春秋》,而是该将她丢回捡到她的那个地方——」解铃还需系铃人,哪里来的就送回哪里去。  「唔……」听到赵云的低低自喃,床上的人有了动静,先是柔柔眼,瞧见了他,才露出酣笑。「睡这边呀……」这句不是梦话。  「天亮了。」言下之意是天亮了还有什么好睡的!  「早上了吗?」抹抹嘴角,发现流了好多口水,再用棉被擦擦。「你几时回来睡的?」  赵云没应声,他不想说谎骗人,却更不想让她知道他竟然会烦恼到时至破晓才回营帐。  「你没有回来睡厚——」  小明眯起那双细眼,不是问号、不是怀疑,而是摆明的指控。  「……」不说话,他就是不说话。  「你看,这上面的东西还在,你连睡都没睡!」短指指向床榻的木板,上头有一行用白线拼出来的字——赵云专属床位——那是只要有一丝丝风吹草动,或是有人轻轻碰触就会弄散掉的,而今白线凑成的字还完整无缺,表示这位置根本没人进驻过。  「……」他还是不说话。  「你犯规!我要加住一天!」  「什么?!」赵云瞠目,震惊地看着她。他是不是听错了?!  「也就是说,我住在你的营帐日子变成四天。」弯下拇指,将直挺挺的四根指头凑到赵云面前,「你要是再不回来睡,马上就变五天。」拇指也跟着站起来,「还是不回来睡,六天。」另一只手也借了根指头过来。  赵云怒瞪她,一时之间竟觉得拿她没辙。  他想背誓!他想毁约!他想认真实行***灭口的百年大计!  麻绳,伙房里有!大石,校场边有!急流,两里外不远!再加上他一副歹毒铁石心肠,要解决她,好比拧死一只小蚂蚁——  「要...

更新时间:2020-06-28

   直到远际天方露出鱼肚白般的色泽,卵黄的旭日还在云间隐匿,只有几丝澄黄银丝透过稀薄云绸泄射出来,照得晖暗地面逐渐亮起。wwW、qВ⑤、Com  赵云回到他自己的营帐,步伐仿佛千斤沉重。  掀开门幔,帐里几桌上的油烛已燃烬,整室看起来昏昏沉沉。  他的床上瘫仰着一个呈现「大」字状的熟睡皮鞠,嘴巴虽然微微张开,却也当真没发出任何酣呼,一条银亮唾泉自她嘴角蜿蜒,直接没入他的枕面。  一张床榻,还留了半边的位置要给他。  赵云皱皱眉心,心里早已打定主意,大不了几天不合眼休憩,想当年关羽不也为了谨守君臣之礼,通宵达旦,秉烛立于户外读《春秋》也绝不悖礼与两位嫂嫂共处一室,他赵云也做得到,等天一亮,他就去找关羽借《春秋》来读它个三天三夜!  「唔……我要吃,对,我要吃……唔唔,还饿……还要……」没合起来的嘴在嘟囔着「饿」,上下唇蠕呀蠕的,像在咀嚼稀世美食,吃得不亦乐乎,连咬在嘴里的东西是他那件薄被也毫无所觉,让他不禁怀疑她会不会早上睡醒,发现将一整条棉被给当米饭吞下肚去了。  「你过来……睡这边……这边……」  赵云以为她醒了,没想到她仍在说梦话,是梦到他,所以赶忙要让出床位,还不忘伸手在空位置上的枕边拍了拍。  他开始觉得她嘴里嚷着要吃要吃的东西,很可能不是他所以为的食物,而是——他?  「也许,我明天一大早不该去向云长借《春秋》,而是该将她丢回捡到她的那个地方——」解铃还需系铃人,哪里来的就送回哪里去。  「唔……」听到赵云的低低自喃,床上的人有了动静,先是柔柔眼,瞧见了他,才露出酣笑。「睡这边呀……」这句不是梦话。  「天亮了。」言下之意是天亮了还有什么好睡的!  「早上了吗?」抹抹嘴角,发现流了好多口水,再用棉被擦擦。「你几时回来睡的?」  赵云没应声,他不想说谎骗人,却更不想让她知道他竟然会烦恼到时至破晓才回营帐。  「你没有回来睡厚——」  小明眯起那双细眼,不是问号、不是怀疑,而是摆明的指控。  「……」不说话,他就是不说话。  「你看,这上面的东西还在,你连睡都没睡!」短指指向床榻的木板,上头有一行用白线拼出来的字——赵云专属床位——那是只要有一丝丝风吹草动,或是有人轻轻碰触就会弄散掉的,而今白线凑成的字还完整无缺,表示这位置根本没人进驻过。  「……」他还是不说话。  「你犯规!我要加住一天!」  「什么?!」赵云瞠目,震惊地看着她。他是不是听错了?!  「也就是说,我住在你的营帐日子变成四天。」弯下拇指,将直挺挺的四根指头凑到赵云面前,「你要是再不回来睡,马上就变五天。」拇指也跟着站起来,「还是不回来睡,六天。」另一只手也借了根指头过来。  赵云怒瞪她,一时之间竟觉得拿她没辙。  他想背誓!他想毁约!他想认真实行***灭口的百年大计!  麻绳,伙房里有!大石,校场边有!急流,两里外不远!再加上他一副歹毒铁石心肠,要解决她,好比拧死一只小蚂蚁——  「要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