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欺鸾盗凤

欺鸾盗凤
更新时间:2020-09-18
那一世,你站在高楼之巅,十二根肋骨打造的滴骨扇,在你手中一摇一摇,晨风满面。我空荡的心室忽然溢满甜蜜的血腥,糊涂了三万年的灵台,霎时清明。原来,我喜欢你。那一日,你纵身跃下并蒂崖,留我一片血红的衣角,尖尖火焰刺穿了明媚的春天。我终于打开你的前世,看到那些魇住的残酷过往,原来,你欠我的,灰飞烟灭也还不清。独闯千古塔,打开天玑冢,擅放十万妖魔,我白鸾确然是仙恩境内最自不量力的神仙,而你,绝绝是四海八荒最不知好歹的妖孽。我辗转思量,除了眼光好,你真真一无是处。又名《诛鸾》无断更不弃坑/求推荐求点击  终于以巡卫的身份混进药阁,夜销虽然自小很少呆在云国王宫,但对此地却熟悉非常。似乎是能感受到白鸾的疑奇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重生异能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480
  • 本月点击:480
  • 本周点击:480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十年一信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废话连连篇更新时间:2020-09-18

  终于以巡卫的身份混进药阁,夜销虽然自小很少呆在云国王宫,但对此地却熟悉非常。似乎是能感受到白鸾的疑奇,夜销便主动告诉她,自己幼时极容易生病,时常要到药阁里泡药澡,也曾因为不愿忍受那药澡池子里的闷燥之感,偷偷逃过几次。  大概因为许久没有回家,夜销今夜倒是常常提一提儿时的事情,可白鸾听来总有些违和之感,道理上来说,他们现在身处的年份里,夜销这个人是还没有出生的。忽然想起在这个时候,积云山上还有另一个自己,也不知道她正在做什么,许是又在寻什么法子找死吧。  真想过去告诉当年的自己一声,叫她有空就好生钻研钻研仙术,也好为几十年后独闯千古塔做做准备。  虽然知道回明草藏在药阁里,但因消失多年,夜销究竟也不知道它放在什么位置,而这药阁又极大,两人挨处搜寻着,半晌终是一无所获。  正商量对策时,正门又被人推开了。  夜销拉着白鸾寻处角落躲起来,便见门外大大方方走进来一个人,华服加身。白鸾眼尖一些,一眼就看出那人正是云且行。  进门之后,云且行在墙壁上一番摸索,打开一道机关,取出一只古朴的方匣子。他用一方水蓝色的绸子将匣子包好,小心收起来,便转身离开了。  云且行离开后,夜销打开机关查看一番,摇摇头道:“他刚才取走的怕就是回明草。”  白鸾讶异,“且歌不是还没有服下蚀目丸么,他取这东西做什么?”  夜销没有说话,两人再做一通商量,那云且行贵为一国之君,身边常有仆从侍卫作陪,便是刚才那最佳时机错过了,再想从他手里夺走回明草,实在是个技术活,这事情还要从长计议。  折腾了一整夜,白鸾也有些饿了,趁着御膳房还没开始准备早膳,夜销又带着白鸾摸过去,偷了几样点心装进口袋里,寻了处因传闻闹鬼而鲜少有人出没的寝殿,两人便偷偷摸摸地在云国王宫里住下来。  一住就是三天,这三天里两人用各种方法尝试接近云且行,监视和打听他的动向,每每失败而归,白鸾失望之时,夜销就带着他去御膳房偷东西吃,两人在云国王宫里偷鸡摸狗偷得不亦乐乎。  但白鸾却始终不能如夜销那般心安理得,那回明草一时拿不到也就罢了,反正他们这番穿越,只要能在未来那一日之前回去,于现实来说也不过一炷香的功夫。而她最担心的是,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回明草的下落,万一云且行又将它放到别处,或者交给别人怎么办,最最糟糕的是,万一那回明草叫人吃了怎么办。  幸而那日被他们打昏的两名巡卫,因着自家擅离职守的原因,也不敢将当日的见闻声张出去。白鸾整日裹着不合身的衣裳游来晃去,在夜销看来,实在是可惜了她那副玲珑有致的好身材,遂又去宫婢的房里偷了身衣裳,叫白鸾换上。  白鸾发现夜销是个偷东西的好手,自己此番将他带在身边,实在是太明智不过了。  夜销那携云袋里藏了不少平日不起眼,用时干着急的宝贝,其中自然少不了银两。这天白鸾打扮成宫婢的模样,来到云且行平***阅文书的殿房外,给那管事的塞了许多银两,言说自己想在皇帝面前露露脸,请管事大爷行个方便。  那管...

更新时间:2020-09-18

   终于以巡卫的身份混进药阁,夜销虽然自小很少呆在云国王宫,但对此地却熟悉非常。似乎是能感受到白鸾的疑奇,夜销便主动告诉她,自己幼时极容易生病,时常要到药阁里泡药澡,也曾因为不愿忍受那药澡池子里的闷燥之感,偷偷逃过几次。  大概因为许久没有回家,夜销今夜倒是常常提一提儿时的事情,可白鸾听来总有些违和之感,道理上来说,他们现在身处的年份里,夜销这个人是还没有出生的。忽然想起在这个时候,积云山上还有另一个自己,也不知道她正在做什么,许是又在寻什么法子找死吧。  真想过去告诉当年的自己一声,叫她有空就好生钻研钻研仙术,也好为几十年后独闯千古塔做做准备。  虽然知道回明草藏在药阁里,但因消失多年,夜销究竟也不知道它放在什么位置,而这药阁又极大,两人挨处搜寻着,半晌终是一无所获。  正商量对策时,正门又被人推开了。  夜销拉着白鸾寻处角落躲起来,便见门外大大方方走进来一个人,华服加身。白鸾眼尖一些,一眼就看出那人正是云且行。  进门之后,云且行在墙壁上一番摸索,打开一道机关,取出一只古朴的方匣子。他用一方水蓝色的绸子将匣子包好,小心收起来,便转身离开了。  云且行离开后,夜销打开机关查看一番,摇摇头道:“他刚才取走的怕就是回明草。”  白鸾讶异,“且歌不是还没有服下蚀目丸么,他取这东西做什么?”  夜销没有说话,两人再做一通商量,那云且行贵为一国之君,身边常有仆从侍卫作陪,便是刚才那最佳时机错过了,再想从他手里夺走回明草,实在是个技术活,这事情还要从长计议。  折腾了一整夜,白鸾也有些饿了,趁着御膳房还没开始准备早膳,夜销又带着白鸾摸过去,偷了几样点心装进口袋里,寻了处因传闻闹鬼而鲜少有人出没的寝殿,两人便偷偷摸摸地在云国王宫里住下来。  一住就是三天,这三天里两人用各种方法尝试接近云且行,监视和打听他的动向,每每失败而归,白鸾失望之时,夜销就带着他去御膳房偷东西吃,两人在云国王宫里偷鸡摸狗偷得不亦乐乎。  但白鸾却始终不能如夜销那般心安理得,那回明草一时拿不到也就罢了,反正他们这番穿越,只要能在未来那一日之前回去,于现实来说也不过一炷香的功夫。而她最担心的是,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回明草的下落,万一云且行又将它放到别处,或者交给别人怎么办,最最糟糕的是,万一那回明草叫人吃了怎么办。  幸而那日被他们打昏的两名巡卫,因着自家擅离职守的原因,也不敢将当日的见闻声张出去。白鸾整日裹着不合身的衣裳游来晃去,在夜销看来,实在是可惜了她那副玲珑有致的好身材,遂又去宫婢的房里偷了身衣裳,叫白鸾换上。  白鸾发现夜销是个偷东西的好手,自己此番将他带在身边,实在是太明智不过了。  夜销那携云袋里藏了不少平日不起眼,用时干着急的宝贝,其中自然少不了银两。这天白鸾打扮成宫婢的模样,来到云且行平***阅文书的殿房外,给那管事的塞了许多银两,言说自己想在皇帝面前露露脸,请管事大爷行个方便。  那管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