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追书网  繁体版  手机阅读

综合

帝台娇

帝台娇
更新时间:2020-09-17
新书《殿上欢》已开,请大家继续支持帝台娇终于完结了,某非我的新书也已经开了,还请大家继续支持。新书:《殿上欢》书号1709869&nb  安乐侯生性庸碌,贪花好色之下,所费宝钞也是不少。wWw.QΒ⑤。C0M萧淑容一听此事,立刻便信了七八分。她咬牙暗咒几句,随即便急急朝前殿而去。  “你倒是有个好兄弟。”  朱炎的话音不疾不徐,听不出喜怒,却平空让人脊背发凉。  萧淑容不敢争辩,只是细声嗫嚅道:“让他全数退赔吧……”  “这么大笔银两,只怕他一人也吞不下吧……”  朱炎淡淡说道,萧淑容心头咯噔一声,冷汗透着纱衣而出,她斗胆接过帐目一看,却是“啊”了一声,几乎要昏死过去。  “这个孽障…...
本站郑重提醒:本故事纯属虚构,切勿模仿!
  • 作品分类:古代言情
  • 授权状态:没有授权
  • 写作进程:已完结
  • 总 字 数:0
  • 总 点 击:172
  • 本月点击:172
  • 本周点击:172
  • 总 红 花:0
  • 本月红花:0
  • 本月打赏:0
  • 总 打 赏:0
作者名:沐非 了解作者,进入他的首页
他的其他作品:(本)所有作品>>

目录 阅读
放入书架
放入桌面
您上次阅读到:
分享到:

新书《殿上欢》已开,请大家继续开支持更新时间:2020-09-17

  安乐侯生性庸碌,贪花好色之下,所费宝钞也是不少。wWw.QΒ⑤。C0M萧淑容一听此事,立刻便信了七八分。她咬牙暗咒几句,随即便急急朝前殿而去。  “你倒是有个好兄弟。”  朱炎的话音不疾不徐,听不出喜怒,却平空让人脊背发凉。  萧淑容不敢争辩,只是细声嗫嚅道:“让他全数退赔吧……”  “这么大笔银两,只怕他一***吞不下吧……”  朱炎淡淡说道,萧淑容心头咯噔一声,冷汗透着纱衣而出,她斗胆接过帐目一看,却是“啊”了一声,几乎要昏死过去。  “这个孽障……”  她气若游丝的呻吟道,一片茫然中心头却是灵光一闪——  不对!  胞弟禀性如何,自己当然心中有数。他虽然挥霍无度,也时常暗中揩油,但这么大的数字,他也无胆染指——失踪的军械辎重,几乎已是武库的一半积存,这般神不知鬼不觉,也非是他一人能为!  她正要开口辩驳,朱炎轻笑一声,接下来一句,却是令她如坠冰窖,僵硬若死——  “才上任半月。就弄出这么大地动静。你这个弟弟。其志非小啊!”  萧淑容再也支撑不住。连忙双膝落地跪下。翠袖拂风之下。环佩叮当之声大作。发间珠光映出她满面哀愁。越发惹人怜惜。“他入主武库不久。决计做不出这般骇人之事。这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!”  “哦……那这些人地供词。也是栽赃嫁祸了?”  朱炎轻描淡写地将一叠雪片般地素笺扔下。上面乃是安乐侯地胡朋狗友、私贩军械地豪商、以及配合偷运地武库兵士地供词。萧淑容一一看过。心越沉越下。额头沁出了一层晶莹香汗。  她无力地闭上眼……这个圈套。实在是太过狠辣。  一开始示之以弱。让她亲弟顺利入主武库。虽然她也曾想过其中凶险。无奈“插手军中”这个诱饵实在太过香甜。她也只得吞了下去。  接下来,便是以诸般诱惑拖安乐侯下水,等他荷包困窘之时,自然便有人引他把脑筋动到军械上——自己弟弟虽然不肖,却也只敢窃取少数偷卖,其余大部的军械,却是落入他人之人!  她睁开眼,却看入朱炎冷然无绪的眼中,不由的打了个寒战——只怕他在意的,不仅是国舅的贪渎,还有这些刀戟辎重的去向。  想到此处,她浑身都几乎要僵冷冻结,耳边回响的,却是朱炎清漠冷淡的声音,“闵儿有这样的外戚,真是他之不幸……如今群臣激愤,寡***无法回护你们。”  萧淑容再也支撑不住,双腿发软之下,竟是瘫坐在地,唇舌之间无声喃喃,眼中却逐渐闪出决绝凄艳的怒焰来!  朱闻……你好狠的心!  萧淑容在侍女搀扶下,回到自己的宫室,仍是失魂落魄,不能自已。  已是掌灯时分,她呆坐在侧,在椒壁纱帷间拖出长而纷乱的影子来,显得凄惶万分。  因着谢罪,她已脱去簪环,一身素洁,平日的绝佳风华也憔悴不少,侍女们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上前惊扰。良久,才有女官上前禀道:“淑容,您先前收留的那位贵客有远行之意,所以特前辞行。”  “贵客……”  萧淑容朱唇微动,茫然几瞬之后,这才想起,先前虹菱离开睦元殿后,便暂时托庇在自己麾下,当时自己以为拿到了拿...

更新时间:2020-09-17

   安乐侯生性庸碌,贪花好色之下,所费宝钞也是不少。wWw.QΒ⑤。C0M萧淑容一听此事,立刻便信了七八分。她咬牙暗咒几句,随即便急急朝前殿而去。  “你倒是有个好兄弟。”  朱炎的话音不疾不徐,听不出喜怒,却平空让人脊背发凉。  萧淑容不敢争辩,只是细声嗫嚅道:“让他全数退赔吧……”  “这么大笔银两,只怕他一***吞不下吧……”  朱炎淡淡说道,萧淑容心头咯噔一声,冷汗透着纱衣而出,她斗胆接过帐目一看,却是“啊”了一声,几乎要昏死过去。  “这个孽障……”  她气若游丝的呻吟道,一片茫然中心头却是灵光一闪——  不对!  胞弟禀性如何,自己当然心中有数。他虽然挥霍无度,也时常暗中揩油,但这么大的数字,他也无胆染指——失踪的军械辎重,几乎已是武库的一半积存,这般神不知鬼不觉,也非是他一人能为!  她正要开口辩驳,朱炎轻笑一声,接下来一句,却是令她如坠冰窖,僵硬若死——  “才上任半月。就弄出这么大地动静。你这个弟弟。其志非小啊!”  萧淑容再也支撑不住。连忙双膝落地跪下。翠袖拂风之下。环佩叮当之声大作。发间珠光映出她满面哀愁。越发惹人怜惜。“他入主武库不久。决计做不出这般骇人之事。这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!”  “哦……那这些人地供词。也是栽赃嫁祸了?”  朱炎轻描淡写地将一叠雪片般地素笺扔下。上面乃是安乐侯地胡朋狗友、私贩军械地豪商、以及配合偷运地武库兵士地供词。萧淑容一一看过。心越沉越下。额头沁出了一层晶莹香汗。  她无力地闭上眼……这个圈套。实在是太过狠辣。  一开始示之以弱。让她亲弟顺利入主武库。虽然她也曾想过其中凶险。无奈“插手军中”这个诱饵实在太过香甜。她也只得吞了下去。  接下来,便是以诸般诱惑拖安乐侯下水,等他荷包困窘之时,自然便有人引他把脑筋动到军械上——自己弟弟虽然不肖,却也只敢窃取少数偷卖,其余大部的军械,却是落入他人之人!  她睁开眼,却看入朱炎冷然无绪的眼中,不由的打了个寒战——只怕他在意的,不仅是国舅的贪渎,还有这些刀戟辎重的去向。  想到此处,她浑身都几乎要僵冷冻结,耳边回响的,却是朱炎清漠冷淡的声音,“闵儿有这样的外戚,真是他之不幸……如今群臣激愤,寡***无法回护你们。”  萧淑容再也支撑不住,双腿发软之下,竟是瘫坐在地,唇舌之间无声喃喃,眼中却逐渐闪出决绝凄艳的怒焰来!  朱闻……你好狠的心!  萧淑容在侍女搀扶下,回到自己的宫室,仍是失魂落魄,不能自已。  已是掌灯时分,她呆坐在侧,在椒壁纱帷间拖出长而纷乱的影子来,显得凄惶万分。  因着谢罪,她已脱去簪环,一身素洁,平日的绝佳风华也憔悴不少,侍女们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上前惊扰。良久,才有女官上前禀道:“淑容,您先前收留的那位贵客有远行之意,所以特前辞行。”  “贵客……”  萧淑容朱唇微动,茫然几瞬之后,这才想起,先前虹菱离开睦元殿后,便暂时托庇在自己麾下,当时自己以为拿到了拿...

免费获得金币
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红花: 本月排名: [红花榜]
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: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,自动得到1朵红花
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
本月得到打赏:看书币 本月排名: [打赏榜]
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,登录 后才可以打赏
1